华丽家族-凯时体育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等部门关于依法打击和防控资本市场 内幕交易意见的通知           ◈ 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          
宏观新闻
macro economy news
gdp增速连续四个季度回落 下半年增速将企稳回升(经济参考报)
2012年01月18日

       国家统计局17日公布,201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2%。2011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长8.9%,增速连续第四个季度回落,在2010年一季度起的8个季度里最低。

  鉴于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市场预测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仍可能面临诸多困难;随着政策效应逐步显现,下半年增速将企稳回升。

  平稳 增速仍处正常区间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9.7%,二季度增长9.5%,三季度增长9.1%,四季度增长8.9%,增长速度持续回落。即使放在两年的时间跨度看,除了2010年四季度增速出现反弹以外,同样呈持续回落态势。

  外需和投资增速放缓是2011年经济增速持续回落的主要原因。2011年,资本形成总额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4.2%,比2010年下降0.6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8%,比2010年下降13.7个百分点;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1.6%,比2010年上升14.3个百分点。

  对于2011年中国经济的走势,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给予高度评价。他说,2011年的国民经济运行总体上应该是保持了平稳较快的发展,同时物价调控又取得了明显的成效,这两个变化结合在一起,是非常不容易的。

  2011年gdp的逐季回落也有主动调控的因素在内。从当时的情况看,中央把控制物价摆在宏观调控的首要位置,采取了相应的宏观调控措施;从中长期看,“十二五”规划确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是7%,中央更加强调转变方式,调整经济结构。

  尽管gdp增速逐季回落,2011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长8.9%也仍然在一个正常的区间。“如果我们的国民经济能够保持8.5%至9%的速度,物价能够得到比较好的控制,方式转变得比较快,结构调整的力度比较大,很可能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宏观经济总体格局。”马建堂说。

  他还强调,中国经济中长期平稳较快发展的基本面仍然没有变,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格局,城镇化、工业化、市场化的过程都没有完结。

  机构也基本认可马建堂对去年经济形势的评价。中金投行部董事总经理王庆表示,2011年gdp增长是一个逐渐减速的过程,也是经济“软着陆”的过程。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点评说,“gdp数据好于预期,加之通胀得以控制,目前中国经济状况组合良好,经济‘软着陆’概率加大。”

  担忧 今年面临四大风险

  从数据来看,8.9%的2011年四季度经济增速配合4.1%的12月cpi涨幅绝对不能说“难看”。但如果考虑经济的运行趋势和惯性,连续4个季度回落的增长率还是不免令人担心,更何况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可能比去年更复杂。

  “虽然内生动力和政策稳中偏松可使我国经济避免‘硬着陆’,但当前面临的一系列风险却不容忽视。”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宏观分析师唐建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据他分析,风险主要包括四方面。

  一是外需迅速萎缩的风险。如果未来欧洲债务危机进一步由边缘国家向核心国家蔓延,可能拖累世界经济“二次探底”,届时我国的出口将遭受更大的负面影响。

  二是资本阶段性迅速流出的风险。2011年10至12月我国外汇占款连续3个月大幅减少。欧洲债务危机持续、美元阶段性走强、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以及人民币贬值预期,都有可能推动资本阶段性快速流出,进而给外汇市场、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带来波动。

  三是房地产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2012年,随着调控政策的深入和可能出现的资本阶段性迅速流出,不排除国内房地产价格整体有所下降或局部出现大幅下降的可能性,这可能通过对实业、投资和地方财政收入的影响而对金融业造成冲击。

  四是地方政府债务的局部性违约风险。2012年是地方政府偿债的高峰年之一,潜在风险可能会在局部有所显现。

  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也表示:“对2012年中国经济,我还是主张更多有一些忧患意识。”据他分析,稳增长无外乎两块,一个是稳定外需,一个是扩大内需。从外需来说,形势确实不容乐观,世界经济在中短期肯定处于低迷状态。所以更重要的是扩大内需。但是现在基础设施投资、企业更新改造投资、房地产投资都遇到了新问题,消费也让人担心,“一直讲让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力量,但现在实质性进展不够。”

  判断 下半年增速企稳回升

  当然,经济面临困难并不意味着增长就会失速或“硬着陆”。

  姚景源虽然强调经济增长面临压力,但他反对2012年中国经济可能“硬着陆”的说法。他还量化地说,确确实实应该看到经济下行的压力在累加,但是不会出现“下一个台阶”的问题。我理解“台阶”恐怕从定量的角度应该是2个百分点,就是说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不会比2011年下降2个百分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表示,一方面,今年增长速度慢于上一年,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因为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的关系更为协调是中国多年追求的;另一方面,要看到尽管今年中国投资和出口的增长速度很可能比去年放慢,但是消费的增长有可能加快。原因包括两方面:一是“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大体同步,预期五年间经济平均增长7%,城乡居民实际收入增长大于7%;二是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从2010年开始缩小,农民收入增幅大于城镇居民,2011年城乡收入差距继续缩小。

  不少分析人士也认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仍将处于困难时期,但到下半年就可能回升。

  “我们认为今年经济环比增速的低点将出现在一季度,同比增速低点出现在二季度。之所以这样判断,主要是考虑到一季度的外贸情况可能显著恶化,进而导致经济增速走低。但到了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的效果将逐步显现,这会带动经济企稳回升。总体而言,2012年经济(逐季)的走势是前低后高的状况。”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也表示,2011年gdp增长符合预期,市场对经济拉动力量减弱;2012年,政策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将更明显,经济增长将呈现前低后高趋势。

  预期 货币政策有所放松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认为,今年的财政政策将保持“积极”,货币政策将有所放松。他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中国在2011年的财政收入将增长25%,为进一步的“结构性减税”提供了空间,也有利于提高2012年的居民消费水平。

  刘利刚说,中国经济增长率开始低于其“潜在”增长水平,与此同时通胀开始明显回落,进一步的货币政策放松是题中应有之义。人民币市场利率的走势也表明,市场开始预期央行将较快进行货币政策放松的操作。具体来看,境内市场的债券收益率已经降至2010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表明市场预期未来幅度较大的政策放松。人民币掉期利率也从去年9月开始大幅下滑,表明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货币政策将保持宽松。预期今年上半年将三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可能的时点分别为1月、3月和6月。

  如果上半年经济放缓较为严重,不能排除降息的可能。汇丰银行宏观经济分析师孙君玮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2012年通胀压力并不构成主要的宏观风险,物价的回落将为继续宽松创造政策空间。预计央行将在上半年调降存款准备金率150个基点,以保证相对宽松的流动性来提振内需;而降息可能要等到cpi降至3%以下,时点可能在二季度后期。

  农业银行发布的报告说,今年货币政策将在保持稳健基调的基础上比去年略松,但幅度不会很大。在具体操作上,将以数量型工具为主,但也不排除价格型工具。同时,货币供应量和信贷投放将回归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