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家族-凯时体育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等部门关于依法打击和防控资本市场 内幕交易意见的通知           ◈ 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          
宏观新闻
macro economy news
4月新增贷款环比料锐减 存准率最快本周下调(东方早报)
2012年05月03日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称,由于东部地区一季度不良率较高,加之存款规模限制,银行对投放趋于谨慎,可能导致4月信贷投放规模较3月有较大下滑。

  据中国证券报消息,截至4月25日,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4月新增信贷仅1017亿元,信贷投放速度较3月明显放缓。银行存款也出现集体外流,4月的前两周四大行人民币存款流失超过1万亿元。

  市场人士据此预计,4月信贷在7000亿元左右,可能环比回落近30%,宽松政策可能提前到来,以助推银行更多支持实体经济。对宽松政策较为乐观的分析人士称,存款准备金率最快有可能在本周就下调,而多位分析人士此前预计4月份就下调。

  坏账增加令贷款“更审慎”

  央行此前发布的四大行信贷数据显示,今年1-3月,四大行的新增贷款分别为3173.83亿元、2592.54亿元和2946.22亿元。中证报援引银行业内人士的话称,即使按照最乐观估计,4月四大行新增信贷规模也不会超过2000亿元,这比3月水平低近1000亿元。

  “企业也并非没有融资需求,只是符合银行信贷投放标准的企业太少,目前钢贸、水泥企业的贷款需求大,但却是明确信贷禁止进入的领域,环保、新能源是符合国家战略的新兴行业,但是许多企业的商业模式不成熟,我们也不敢轻易投。”上述受访的银行业人士称。

  另据某城商行人士的话称,信贷额度下降限制了放贷。3月额度一给就是8亿元,但4月的信贷盘子砍了一半,导致很多计划中的项目资金无法发放。

  “我们的信贷政策最近变得很快。”另一国有大行网点负责人则直言,去年该行一直支持对小企业的信贷投放,但与之前不同,最近对于小企业信贷审批,在利率、行业、回报收益上各方面都卡得比较紧。

  “去年是小企业信贷规模性投放的第一年,多是流动资金贷款(贷款期限多为一年期),现在去年的贷款陆续到期了,各家银行发现去年对小企业的信贷大投放多多少少有点问题。”该网点负责人称。

  刚刚发布的银行业一季报显示,民生、光大、深发展、兴业、招商等6家股份制银行都出现了不良贷款额上升的情况。其中,民生、深发展和兴业银行一季度末的不良贷款额分别为84亿元、44亿元和40亿元,分别比去年末上升8.5亿元、11.5亿元和3.2亿元;不良率分别为0.67%、0.68%和0.40%,比去年末分别上升0.04个、0.15个和0.02个百分点。

  新华社援引中行公司金融部相关负责人的话称,中行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中小企业贷款确有不良贷款发生,这是一些民营担保公司不规范经营导致的。

  上述负责人并称,中行在该地区的不良贷款情况没有进一步恶化,未来会更加审慎经营。

  东部地区不良率突出

  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对公业务人士昨日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东部地区不良率偏高,导致银行在信贷投放上趋于谨慎。

  “同为外向型经济,江苏、浙江等长三角地区的不良率较高,珠三角地区却比较稳定。”某股份制银行总行人士称,银行在珠三角地区信贷投放的风险意识和经验都比对长三角地区的信贷投放要强。

  据了解,某东部地区城商行在全行范围内在4月调低信贷投放,已有一家股份制银行在4月对江苏、浙江等地的信贷投放趋紧,均与不良贷款率较高有关。

  此前,深发展在其一季报当中称,新增不良贷款集中在制造业和商业,主要受宏观经济金融形势以及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影响,特别是江浙等地区中小企业呈现外需出口不旺、经营成本上涨、资金供给不足等系统性风险,但总体风险可控,资产质量基本稳定。

  据一家国有大行总行人士透露,该行西部地区不良率较低,信贷投放依然保持较高增长,但东部地区相对增长趋缓。

  资金面趋紧

  另一方面,与3月银行新增存款达到2万亿元的“天量”相比,二季度初银行存款大量减少,存贷比约束限制了银行的放贷能力。

  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昨日透露,3月末,银行为了冲季末存款时点,说服企业将股市里的大量资金腾挪到银行账户“过夜”。4月初,大量“过夜”资金集体流出银行体系。数据显示4月前两周,四大行人民币存款流失超过1万亿元。央行此前发布的四大行信贷数据显示,今年1-3月,四大行的新增存款分别为-3167亿元、6703.74亿元和19526.05亿元。

  不过前述国有大行人士称,4月以来来自上层的吸存压力突然减轻,这或许与货币政策即将放宽有关。

  申银万国研报认为,4月面临3250亿元财政上缴,同业存款回流达4000亿元,非正常信贷冲存款的回缩达5000亿元,存款和m2可能出现零增长甚至小幅负增长,预计4月m2增速将下降至12.9%左右。在存款增长不足的情况下,信贷投放很难维持在高位。

  “第二季度需要一次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撰写报告指出,如若4月份未能实现下调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5月份就仍需下调0.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才能维持流动性的中性略松,“3月下旬以来就几乎一直徘徊在3.9%~4.0%之间的shibor1w(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7天利率),略显偏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