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家族-凯时体育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等部门关于依法打击和防控资本市场 内幕交易意见的通知           ◈ 关于上市公司建立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的规定          
宏观新闻
macro economy news
我国gdp目标八年来首次低于8%(第一财经日报)
2012年03月06日

       中国经济政策思维终于走出“保八”时代。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2年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7.5%,这是2005年以来该目标首次低于8%。

  《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多名两会代表、委员和经济官员、学者均认为,这一令人关注的动向,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已进入新阶段,中国经济从外延扩张日益向内涵式增长转型。

  顺势降速

  经济增速目标调低首先体现了同“十二五”规划的衔接。

  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昨日表示,“十二五”期间经济增速预期目标是7%。去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所以把目标定在8%,今年定在7.5%,是逐步接近“十二五”的经济增速目标。

  张平谈到调整经济目标的考虑,一是客观反映经济发展的走势和趋势,反映国际经济严峻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复杂外部压力,二是要求国内能将更多精力放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

  政策思路突出地表现了这种“应变”和“求变”结合的特征。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本报分析称,经济目标调整反映了,中国经济已进入两个调整周期中:一是经济自身从2007年的景气峰值开始下行,经济增速必然回落;二是政府宏观调控从保增长过渡到调结构,主动地引导经济适度回落。

  胡迟表示,当前下调目标,是希望能利用经济放缓的空间,尽快促成中国经济由外延式粗放型增长向内涵式发展的有质量增长转变。

  温总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要以更大的决心和气力推进改革开放,着力解决影响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体制性、结构性矛盾,在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突破。

  例如随着通胀水平趋于稳定,政府已将电价、水价、油价以及天然气和水资源价格改革作为今年的任务。

  中国也将利用经济放缓的时机推动产业调整和节能减排任务。宏观调控将“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继续严格控制对高耗能、高污染和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

  代表委员热议

  这种以调整促转型的政策取向得到了两会代表、委员的认可。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昨日对本报表示,调慢gdp的增速和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是放在一起的,调慢的前提是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不能片面地理解是调慢了,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有助于拉动经济的进一步增长。

  全国政协经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也对本报强调了“中国经济的增速应该降下来,必须降下来”。

  “按照以前的发展模式,到2020年,能耗总量翻一倍,资源根本无法支撑,现在我们就用到世界上46%的煤,增加一倍就把世界上的煤全部用完了,怎么可能持续呢?”李毅中说。

  事实上,从世界水平来看,7.5%的增速仍然是很高的,更何况,历年的经验是,最终完成情况要明显高于年初预期目标。例如,2011年原定目标是8%,最终gdp增长达到了9.2%。

  “7.5%这个增速并不低。”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王大成昨日对本报称,今年实际增速肯定不止7.5%,应该会超过8%甚至9%。

  “你看各省区目前公布的gdp增速都超过7.5%。”王大成说。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祝宝良也对本报指出,中国经济增速在回落,增速适度回落是我们所期望的。但要防止经济增速回落过快,引发就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所以要稳住经济增长,最终的经济增速在8%~9%都是稳健的增速。

  但也有经济学家对今年的经济形势持谨慎态度。

  如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假定2012年选择保持人民币有效汇率基本稳定的政策,那么,全年gdp增速可能达到9.0%左右,cpi则为2.8%左右;但如果2012年选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稳定,而美元强势(美元指数78以上)至少在第一季度末之前一直维持,那么,2012年的出口增速将下降至10.5%左右,全年gdp增速仅能勉强维持在7.5%~8.5%。不会显著影响就业

  经济增长目标调低引起的另一联想是就业压力是否会相应增大。

  对此,张平表示,政府将坚持就业优先战略。去年采取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和措施,包括对重点群体,比如大学生、农民工、城镇零就业家庭、就业困难人员;比较好地实现了就业预期目标。去年预期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实际新增了1121万人。

  今年城镇新增就业目标仍然是要实现900万人以上,尽管我们经济增长速度预期目标调低了0.5个百分点,但仍然要千方百计地扩大就业。

  胡迟对本报分析称,当前中国的就业增长已经更多地通过产业结构调整而不是经济总量单纯增长完成,通过扶持服务业发展吸纳新增和从二三产业转移的劳动力;另外人口老龄化的到来预示着中国逐步接近刘易斯拐点,捆绑在经济增速上的就业负担在减轻,用经济发展的质量带动新增就业正反映了中国的经济潜在变化。

  经济增速目标的下调也弱化了货币信贷政策放松的必要性。

  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主席助理阎庆民就对本报表示,虽然去年广义货币m2增长低于预期,为13.6%,但是其实已经不低了,货币供应量已达到80多万亿。根据温总理公布的数据,去年gdp增长47万亿,货币供应量达到了gdp的1.7倍,这样的货币化程度已经非常高。

  “目前贷款需求紧张还看不出来,我估计今年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阎庆民说。全国政协委员、工行行长杨凯生也认为,从实际情况看,作为总体宏观经济的调控目标,把m2增长目标设定在14%,与把gdp的发展预期定到7.5%还是相衔接、相吻合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宏观政策也会根据宏观经济运行的情况不断进行预调和微调,相信今年也会本着稳中求进的精神来具体掌握。